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文章分类列表

全球经济金融

系统分类 > 网店帮助分类 > 站内快讯 > 全球经济金融

中国应如何参与完善 全球经济金融治理

 西方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面临变革

2016年9月5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圆满落幕,习近平总书记在峰会的闭幕式上总结致辞,用“五个决心”表达各国携手应对挑战的共同意志,提出要“完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提高世界经济对抗风险能力”。
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乏力,金融风险居高不下,山雨欲来之际,中国承诺将致力于推进一带一路战略,探索国际经济合作和治理新模式,扩大全球总需求,推进世界储备货币多元化、增强新兴国家在国际金融体系的话语权,与各国共同完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虽然西方国家央行纷纷实施货币宽松,但收效甚微,各国仍苦寻拯救经济良策。美国经济虽有起色,但身处地球村,也难以独善其身。由西方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已难奏效,亟需变革。
 
全球急需新的治理架构
对于新兴国家而言,由于经济结构单一,产业结构较为落后,对外资需求依赖过高和国内政治纷争不断等问题错综难解,不但冲击了经济的正常运行,更浮现爆发危机的苗头。非洲各国及广大发展中国家,如何消除贫穷,提高工业化程度,如何保证自主可持续发展,需要有一套新的发展模式。
在金融市场方面,世界性金融动荡频发,充分暴露出由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在金融监督和管理方面的弱点。同时,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常遭各国诟病,印发过量的美元导致流动性泛滥,不但扰乱国际金融市场秩序,而且影响全球经济复苏。
更严重的是,旧的危机尚未处理,新的危机又出现。由于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引发多国央行跟随,令全球各地金融系统各方面都高度同质化,实际上扩大了风险的关联性,增大了整体脆弱性。如果多数金融机构共同的风险假设被证明是错误的话,整个金融系统都会受到感染,从而引发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
从当前的全球经济金融体系来看,虽然有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金融稳定理事会等国际经济金融治理组织,但各组织间缺乏分工,功能也出现重迭,且随着新兴经济体不断发展,各组织的代表性、前瞻性未能与时俱进。
综上所述,全球亟需新的治理架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将成为一个崭新起点,让二十国集团从中国再出发,共同携手应对。对于中国而言,相信未来将通过一带一路战略,推进世界储备货币多元化、加强全球金融安全网建设,与各国共同完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
 
一带一路不是中国的独角戏
在完善全球经济治理方面,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有助于扩大全球总需求,促进世界经济发展,不但是中国与各国双边合作模式的新突破,也是国际经济合作模式的新探索。
事实上,一带一路不是中国的独角戏,而是与世界各国的大合唱。尤其当前全球经济正值疲软,中国首提“第三方市场合作”,与欧美多国优势互补,进行联合体投标、联合生产以及联合投资等新型合作,在尊重第三方国家意愿的前提下,实现三方互利共赢。与中国相比,欧美多国在不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殖民地时代的历史渊源,对当地了解甚深、管理经验丰富,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合作”有利于分摊投资风险,减少中国与欧美国家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独立投资时可能出现的对抗,从而增加对冲与合作的空间,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对于新兴国家而言,一带一路将为新兴国家带来更多的投资资金,更多的商贸合作项目。与新兴国家共同分享相关商机,不但会为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助力,更将提升新兴国家在国际经济体系的影响力和话语权。对于工业化程度相对不高,制造业产值占GDP比重仍低的发展中国家,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在政策、资金、贸易、设施和民心等五个领域加强互联互通,为他们提供技术和资金,以提升其技术和工业化水平,从而推动发展中国家社会经济的稳健发展。
因此,对包括G20在内的世界各国而言,一带一路战略是一个推动器,既能创造友善的国际环境,也能推动国际经济治理改革,与世界各国携手共进,促进经济稳定健康发展。
 
推进世界储备货币多元化迫在眉睫
在完善全球金融治理方面,中国未来将和各国一道推进世界储备货币多元化、增强新兴国家在国际金融体系治理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推进金融科技、绿色金融的规则制定,以此加强金融体系的国际协作、加强全球金融安全网建设,满足新时代的全球金融发展和全球金融治理的要求。
推进世界储备货币多元化已迫在眉睫,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市场对美元价值及由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质疑声不绝于耳。但在“天下大乱需要美元,天下太平也需要美元”的今天,弱化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主导地位恐怕很难。何况,除了美元之外,人民币尚未完全国际化,欧元、英镑及日元又因经济增长乏力而羸弱不堪,世界各国的国际储备资产可选范围不大,目前较为理想的选择是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信用为背书,扩大SDR(特别提款权)的使用范围。
由于SDR比美元币值稳定,采用SDR的国家可有效避免使用美元作为主要结算货币须承担的汇率风险和信用风险。通过扩大、提高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流通和地位,既可增加安全的国际储备资产的供应和选择范围,降低对美元这一国际主要储备货币的依赖性,又能减少美元汇率波动对国际市场所带来的冲击。
对此,要推进世界储备货币多元化,尤其是要提高各国对SDR的接受程度,以提高使用量和流动性,中国未来要和各国一道为SDR建立足够强大的信用支撑,共同解决SDR当前在国际的使用及流动较弱的问题,使各国愿意共同使用和维护SDR。
 
完善全球金融治理
随着新兴经济体的持续发展,区域型银行已逐渐崛起,区域间的金融活动也会越来越多,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影响逐渐扩大,增强新兴国家金融尤其是中国金融在国际金融体系治理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也是完善全球金融治理的重要一环。
由中国倡议发起设立的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包括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等,有助于中国和各国在财金领域的互联互通,共同维护全球金融稳定。尤其可通过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雄厚的经济实力和稳定的人民币汇率,发挥“定海神针”的作用,以减轻全球金融体系未来可能遭遇的冲击。而且,中国倡议的上述金融组织,也是对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亚洲开发银行等现有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的有益补充。中国作为倡议方,既参与现在的平台,又有新的发挥作用的平台,更有利于全球金融治理的改善和强化。
此外,互联网迅速发展衍生出金融科技,带来了新的金融产品,绿色金融的发展也成大势所趋。面对金融业的新情况,新的交易模式和市场游戏规则,目前全球金融治理未能与时俱进,大多仍纠缠于传统的金融市场和产品,所以,未来金融体系的国际协作必不可少。中国将与各国相互合作、协调,在金融监管制度、监管框架、法律框架等方面加强对金融科技、绿色金融等的监管、引导,使之满足促进全球金融发展、完善治理的新需要。
总而言之,中国通过推进一带一路战略,与二十国集团(G20)、各国际金融组织同心协力,推动国际经济和金融治理体系的改革,降低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频率,从而完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提高世界经济的抗风险能力。
 
  •       


上一篇:文明,就是力量 下一篇:冬至将至,亖堂征稿,礼品相送,家书传情